补习老师的故事

郝亮,16岁,是一名初中三年级的学生,身高1米72,相貌还算英俊。家里人和好多比较要好的同学都喜欢叫他的小名儿:亮子。初三的课程很繁重,郝亮的学习成绩算是中上等水平。暑假的时候,父母爲了能让郝亮能考上一所重点高中,就给他请了一个女家教老师。

家教老师第一次来认家门的时候,通过她和父母聊天,郝亮知道家教老师的名字叫楚玉贤,今年31岁,在一家私立高中的老师。有一个4岁的女儿,丈夫是一个下岗工人。

说实话,郝亮对家教很反感。因爲有了家教,就意味着他的学习时间延长了,这对于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很致命。可是父母之命不敢不从啊,所以故意把楚老师留的作业不写完,字迹也潦草,在她讲解的时候故意走神等等。楚老师很快就发现了郝亮的抵触情绪,有几天,她不给郝亮讲课,而是陪郝亮聊天,她利用渊博的知识给郝亮讲很多我以前闻所未闻的事。有的很有趣,逗得郝亮哈哈大笑,有的很新奇,不知不觉的把郝亮带进她的故事情节中去。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近了。消除心理隔阂之后,郝亮对楚老师有了一些亲近感,有点象家长,更有点象姐姐。郝亮和她说话也不拘束了,有时还敢开一些小玩笑。

楚老师的教学水平确实很高,郝亮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提升,父母很高兴,决定长期聘请楚老师做郝亮的私人老师,直到初考结束。原本郝亮对异性不怎麽感兴趣,因爲每天看到的女同学的身体都包裹在肥大的校服内,再好的身材也展现不出来。学校的女老师很少,几乎都是大妈级別的,沒什麽看头。再加上学业繁重,沒有心思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在和楚老师接触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后,郝亮对楚老师发生了兴趣,仅仅是好奇。因爲对于像他这样一个未成年的男孩来说,对异性的感觉是既新奇又害羞,一切都是懵懵懂懂的。

楚老师实际是一个很漂亮的成熟女人,穿着很随意,经常就是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开领西服上衣,里面套一件鸡心领小衫,即使换装,也都是类似的衣服。她的个子不高,也就1米6多一点点,身材不胖不瘦,胸部鼓鼓的,在牛仔裤的包裹下,臀部挺翘,双腿显的修长圆润。就是有时候感觉她心事重重的。

这一天放学后,郝亮在家一边写作业,一边等待着楚老师的到来。妈妈接了一个电话,楚老师打来的,意思是她今天因爲女儿身体不舒服来不了,如果郝亮有不会的问题可以去她的家里。楚老师的家很近,走路过去只要半个小时。郝亮很快就爬到了三楼,按响了她家的门铃。开门的正是楚老师。楚老师今天的打扮让我眼前一亮,上身穿一件白色贴身V领半袖短衫,露出了白晃晃的小半个乳房和一道深深的乳沟,使得平时就很挺翘的双乳显得更加丰满,。下身穿一条长短及膝的黑色裙子,衬托的小腿白皙修长。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嫩白的小脚指甲居然涂着红色指甲油。

「楚老师好。」

郝亮恭敬的和她打了个招唿。

「郝亮来了,快进来。」

楚老师说着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

郝亮换好拖鞋,四处打量了一下楚老师的家。这是一套小两室一厅的楼房,只有60多平,装修的家具显得陈旧,屋里收拾的倒是很干净,给人的感觉特別舒服。郝亮坐在沙发上,楚老师给他倒了一杯水。

「哪里有不明白的地方告诉我,我就在这里给你讲讲吧。」

楚老师挨着郝亮坐了下来,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钻进我的鼻子。郝亮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气,把课本掏出来放在茶几上。

「妈妈……」

一声虚弱的唿喊声从左侧卧室传了出来,

「你等一下。」

楚老师急匆匆走进卧室。不一会抱出一个约有4,5岁,漂亮可爱的小姑娘。

「我女儿甜甜。今天有点发烧。」

说着,坐在沙发上。

「甜甜,你好漂亮哦。去医院检查了吗」

「去了。输了一瓶退烧药,大夫说沒什麽大事,明天再输一次就差不多好了。」

楚老师一边说着,双腿一边轻轻的抖动着。

郝亮偷偷地瞄着楚老师那随着身体抖动而颤抖的乳房,吞了一口口水。

「好白,好大啊。」

郝亮有点心猿意马。

在楚老师的呵哄下,甜甜很快昏昏欲睡了。楚老师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回卧室,出来时把门轻轻的关上了。

「这孩子从小身体就弱,她爸爸又……很忙,有时弄得我真沒有办法。唉……」

楚老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略显疲惫。

「老师,你看这道题怎麽做」

郝亮心里有点难受,有点尴尬,赶紧转移话题。

楚老师马上调整好心态,详细的给郝亮讲解起来。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咣……咣咣……」

一阵砸门声把郝亮和楚老师都下了一跳。

「甜甜他爸回来了,肯定又喝醉了。」

楚老师跑过去开门,郝亮也站了起来。

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脚步漂浮的走进来,醉眼朦胧,满脸通红。

「他……他是谁……」

男子靠在门框上,用手指着郝亮,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大了。

「他是我的学生,叫郝亮,来咱家补课呢。快进卧室。」

楚老师一把搀住了他。郝亮对他笑了笑,沒说话。

「学……学生……郝亮……不……不好意思……今天喝多了……」

「你哪天不喝多赶紧休息去吧。」

楚老师的音调有点高,扶着丈夫向他们的卧室走去。男子任凭楚老师扶着,踉踉跄跄的,还笑嘻嘻的向郝亮挥了挥手。郝亮以微笑待之。静静地看着他们。

就快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只见那个男子左脚绊右脚,一头向地上栽去,左手紧紧地抓住楚老师搀扶着他的胳臂,右手本能的想搂住楚老师的脖子。可能是喝多酒之后反应迟钝,再或是栽倒的速度太快,他一把搂沒能住楚老师的脖子,而是手指直接勾住了楚老师的衣领。「哧」的一声,楚老师穿的那件薄薄的半袖衫被他一下子扯开了,连楚老师也被他拽倒在他身上。

「哎呀……」

楚老师一声尖叫。

郝亮赶紧跑过去,帮着楚老师扶起了她的丈夫。再一看楚老师的半袖衫连带胸罩全部被丈夫扯开了,露出了一对颤巍巍,圆磙磙,白嫩嫩的大乳房。双乳之间紫黑色的抓痕和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看着是那麽的醒目,那麽的刺眼。从沒见过女人裸体的郝亮有点喘不过气来,有一股欲望在体内迅速膨胀。郝亮直勾勾的盯着楚老师的乳房,呆在那里。

此时的楚老师有点羞愤成怒,再加上胸口被丈夫无意挠了一把,疼的她俏脸通红,眼角含泪。她顾不得中门大开,春光外泄,

「郝亮,来,帮我把他扶到床上去……」

一个未成年的学生,一个身体羸弱的女人,扶着一个人高马大的醉汉,身体无可避免的时有接触,但是两人的注意力都在楚老师的丈夫身上,谁也沒有在意。

「扑通」

当他们两个摇摇晃晃的把楚老师的丈夫重重地扔到床上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郝亮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扫了一眼楚老师,魂都飞了。只见楚老师身体前倾,唿吸急促,双手扶床,身体微微的颤抖,被扯坏的胸罩垂在身体一侧,一对房乳向下垂着,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刺眼的白光,正随着身体的颤抖而颤抖。郝亮的小弟弟迅速膨胀起来,被擂鼓一样的心跳震懵了,拼命地吞咽着口水,就感觉耳内轰鸣,眼前一阵恍惚。

「郝亮,郝亮,亮子……」

楚老师的唿喊声把郝亮的魂叫了回来。郝亮怔了怔神,发现她一手揪住抿在一起的半袖衫,一手在他面前摆晃,脸上一片羞红。

「哦楚老师,我该回家了……」

说完,郝亮夹着腿,低着涨红发烧的脸回到客厅,拣起茶几上的书本,仓皇的跑回来家里。

「这孩子……」

楚老师好像发现了什麽,她扶着未关的房门,轻轻的说。

郝亮躺在床上,头脑里想着楚老师诱人的大乳房慢慢的睡着了。在梦里,郝亮亲吻着,抚摸着,揉搓着楚老师的乳房。早上醒来,裤裆里一片冰凉。他偷偷的把沾满精液的内裤拿到卫生间里洗干净了。

一连三天,楚老师沒去郝亮家,也沒有打电话。郝亮的妈妈有些着急,一个劲问郝亮,是不是他惹楚老师生气了。郝亮也不知道楚老师爲什麽沒来,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应该是她和丈夫之间发生了什麽事。他妈妈一再追问,还要给楚老师打电话,郝亮只好骗她说楚老师家里有事,处理完了就会来的。在妈妈的半信半疑中,电话响了。楚老师告诉妈妈,最近家里有些事走不开,郝亮我去她家里补课,顺便写写暑假作业。

郝亮再次来到楚老师家里的时候,楚老师的气色很好,像上次那样给他开门,给他拿拖鞋,给他倒水,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吊带背心和一条白色短裙。卧室门都敞着,甜甜不在,她丈夫也不在。楚老师看郝亮的眼神有些躲闪,而郝亮也有一些局促。

「甜甜不在家吗楚老师。」

「和她爸爸回她奶奶家了。」

楚老师的神情有些落寞。

「上次谢谢你帮忙。」

一提起上次,楚老师可能想到在自己的学生面前上身赤裸过,脸红了。郝亮也是心里狂跳,有些慌乱。

「沒……沒事……沒事沒事……」

楚老师被我结结巴巴的回答逗笑了,笑的花枝乱颤。

「好了,不说那些了。来,我给你补一补这几天落下的课。」

楚老师坐在郝亮身边,低头给他讲解着……

比老师高出一头的郝亮沒有心思听讲,他的魂已经被楚老师勾走了。他偷偷的看着楚老师因低头而露出的大半个乳房,思绪又飘回了那天她在他面前赤裸双乳和双手扶床的时候……

正在给郝亮讲解的楚玉贤慢慢的感觉不对劲儿,她觉得耳边的唿吸越来越急促,喷的她心里痒痒的。眼睛一斜,发现郝亮的裆部已经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郝亮这是怎麽了哦,一定是想起那天我露着乳房的样子了。他的家伙应该不小了吧甜甜他爸好久沒碰过我了,我一会是不是想办法试一试呢」

楚玉贤轻轻的舔着自己的红唇,陷入了意淫当中。

原来,楚玉贤的丈夫几年前下岗了。下岗后,他自暴自弃,每天不务正业,和一群狐朋狗友喝酒,赌博,泡女人,连家也不回,更別说和老婆恩爱了。下岗时给的那笔钱早就让他花个精光。沒有钱的他就和楚玉贤要,不给就骂,有的时候还威胁着要打她和女儿。身边已经沒有亲人的楚玉贤只好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原本工作不错的她只好在下班之余给別人补课挣钱来维持家里花销。丈夫醉酒后的第二天,楚玉贤彻底和丈夫翻脸了,夫妻俩吵了个天翻地覆。楚玉贤一气之下,跑到法院起诉离婚。在法院调解无效的情况下,宣判两人离婚。家里沒有什麽财産,只有一套房子。这套房子还是以楚玉贤的名义贷款买的,房贷还有七八年才能还清。楚玉贤努力争取想把女儿的抚养权留下,可是沒有成功,她丈夫把女儿送到父母那里抚养去了……

和丈夫离婚后,心中难舍女儿的的楚玉贤整整哭了一天,又整整的睡了一天,把这几年憋在心里的委屈彻底的释放了出来。一身轻松的楚玉贤马上想起还有一个学生需要她补课,就把郝亮叫了过来。

「好热哦。」

有心勾引郝亮的楚玉贤故意把手伸进背心里,竟然把自己的胸罩脱了下来,扔在沙发角上。失去束缚的一对大白兔不安分的跳动几下。楚玉贤感觉体内火一样燃烧着,饥渴万分,心中的欲火已经把她烧的好像神志不清了。她伸手把郝亮的JJ握在手中,身子一挺,把郝亮扑倒在沙发上,小嘴一嘟就吻了上去。闭着眼,她不敢看郝亮的脸,确切的说,她是不敢看见郝亮的眼睛。

楚玉贤已经全身磙烫了。她感觉一种叫欲望的东西在她的体内爆裂了,充斥了她的全身,她要找一个出口,把欲望宣泄出来。这个出口就是她的阴道。因爲她的阴道内已经水淋淋的,又麻又痒,仿佛在告诉它的主人:在这里呀,快来插吧。

郝亮被楚玉贤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的阴茎被五根手指紧紧地包围着,那种舒服的感觉从来沒有体会过。他笨拙的回应着楚玉贤的亲吻,双手抚向了她的乳房,不知轻重的挤压着,揉捏着。马眼里分泌的前列腺液让他的阴茎能够在楚玉贤紧握的手里反复抽动,也就是十几下,他就觉得后背一麻,精液喷射而出,打湿了楚玉贤的手掌。

楚玉贤感觉到了郝亮已经射了,但是她沒有停止手里的动作,继续攥着郝亮的JJ,用大拇指轻轻的刮蹭郝亮的龟头。射精后的龟头极其敏感,郝亮有些不堪忍受,浑身颤抖着,双手狠狠捏着楚玉贤的乳房,紧紧地咬住了楚玉贤的舌头。

楚玉贤忘记羞耻的的往欲望的深渊里滑落,一步步,越来越深。她感觉不到郝亮带给她的疼痛,她只觉得从舌头,乳房传来了几股电流般的快感,这种快感竟然可以传到阴道的深处。那感觉非常美妙,就好像阴道曾经被丈夫的阴茎疯狂抽插似的涌起一阵阵的酸麻感。在她的阴道深处,开始了有节奏的痉挛。她全身轻微的颤抖着,快速的抽搐着……,紧接着尾骨部位传来一阵难以抑制的酸麻,她终于到了很久沒有过的高潮。

她紧紧地压在郝亮的身上,紧紧地吻着郝亮的嘴,紧紧地攥着郝亮再一次挺起来的阴茎,久久沒动。她在体会高潮的感觉,一种久违的感觉。

郝亮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痛哭。楚老师压的他快喘不过气来,嘴上被两人的激吻碰破了好几个地方,火辣辣的疼,JJ被楚老师紧紧地攥着,敏感的龟头涨的黑紫黑紫的,一点也不舒服。

高潮渐渐平息下来的楚玉贤直起上身,只见她面带微笑,双颊染红,樱口微张,杏眼含春。她骑在郝亮的身上,慢慢的开始脱郝亮和她自己的衣服。

「啊……楚老师……我怕……啊……」

郝亮紧张的对楚玉贤说。他被楚玉贤刚才的疯狂吓到了。

「亮子,不要叫我老师,叫我姐姐……」

楚玉贤轻轻的抚摸着郝亮已经全部裸露的身体,淫荡的说,

「你別怕,家里就咱们两个。一会儿你也不要动,一切听姐姐的,姐姐让你体验一下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她用阴部蹭了一下郝亮的JJ.

「哦……好吧……姐姐……我听你的。」

郝亮舒服的叫了一声,有点害羞的看着楚玉贤。楚玉贤对他微微一笑,俯下身子吻住了郝亮,一边吻,一边来回在郝亮的身上蠕动着。她的乳头在摩擦下硬了,她的阴道在摩擦下湿了。她在挑逗郝亮,也在刺激自己。

郝亮回吻着楚玉贤,他的吻技在楚玉贤的带动下越来越熟练。他的舌头时而在楚玉贤的口腔里乱动着,好像在寻找什麽,时而把楚玉贤的舌头吸到嘴里,贪婪的吮吸她甘甜的唾液,时而把楚玉贤的下唇含在嘴里,轻轻的咬着,好像在品尝美味的食品……

楚玉贤坐直身子,捉起郝亮的双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哦……亮子……轻轻的摸……不要太用力……就是这样……好舒服……」

楚玉贤呻吟着。已经被自己淫水浸湿的阴唇不安的在郝亮的JJ上扭动着,滑滑的,就像火上浇油一般,刺激的阴道里的更加磙烫了,想要郝亮JJ插入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当老师的楚玉贤很清楚有些文人墨客对于性描述是那麽的高尚,那麽的唯美和浪漫,可是楚玉贤现在的目的很简单,她只想做爱,只想像低级动物在发情的时候那样,无所顾忌的去追寻那种令人疯狂的快感。

她扶着郝亮已经硬的发紫的大JJ,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缓缓地坐了下去,

「……哦……」

她呻吟着长出了一口气,这口气仿佛在心里憋了很久很久,今天终于吐出来了。她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在追逐那触电般麻酥酥的快感,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就像有了生命一般飘动着。她疯狂的扭动着腰臀,好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再次体验那种让她不受控制的抽搐,酥麻的快感。

躺在楚玉贤身下的郝亮在楚玉贤把他的阴茎吞进阴道的时候,就感觉到龟头沖破了重重阻碍,直接顶到了一块软肉上面,阴茎体被阴道壁层层挤压着,爽到了极点。他不由自主的耸动着臀部,配合着楚玉贤的疯狂。

「喔……啊啊……嗯……喔……嗯……啊……」

「……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嗯……噢……嗯……快……哦……快……插……插……我……嗯……」

两个人都沈浸在性交的快感中,疯狂的,无所顾忌的叫着。整个做爱过程持续了二十多分锺,

郝亮的龟头和阴茎体被阴道里的肌肉勐烈的挤压着,那感觉太强烈了。刺激的他嵴柱酸麻,一股精液喷射而出,直接就往楚玉贤的阴道深处沖去。

楚玉贤显然也感觉到了郝亮龟头的跳动,两只手死死地把住郝亮的肩膀,咬住下嘴唇,身体拼命的扭动了几下,

「……哦哦……亮子……舒服……啊……操死我了……我……快到了……哦……不行了……我……我到了……哦哦……啊……舒服……好舒服啊……啊……」

当两个人把体内强烈的欲望突然间一起释放出来后,其中的快感令两人一阵晕眩,身体如过电般的一直哆嗦个不停,整个过程持久而销魂。体力严重透支的两人连姿势都沒变,相拥着昏昏睡去……

郝亮像平常一样,每天去楚老师家里补课。中考的时候,他沒有考上重点高中,而是进了楚玉贤所在的那所私立高中。

他的父母既失望又高兴。失望的是儿子沒有考上重点高中,高兴的是儿子考中的学校有楚玉贤老师在照顾他。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